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九品九道 > 第195章 高僧

第195章 高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大石此时说道:“在手心之中凝成一个暗紫色的血斑圆点,这是死亡的标记,如果好生生的自也不会无缘无故在体内形成,想必是体内的血液沾染了毒物,那暗紫色血斑点想必就是血液的凝滞!……”
  大福右猛地站了起来,说道:“嘿,真倒劲!这么一说,本人想起了曾经吃的烧猪血,那猪血,啊,好吃的很呀!……”
  风游僧听得有些不耐烦了,说道:“嘿,他娘的个嬉皮的,我说大福右,你还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这讲正经的事儿呢,你怎么总是跟吃扯上干系?你哪时哪刻若不提吃喝拉撒,你就不活了?”
  大福右不耐烦了,说道:“呵呵,人这辈子有大半辈子就耗在吃、喝、拉、撒、睡。你别说,风游僧先生,谁不为了吃喝拉撒睡奔波,你若是有种,那你就别吃别喝别睡!”
  风游僧“呸”了一声,回道:“你刚才想要说的,那是不是吃了八盆八碗猪血,吃那猪血时,滴下来的汁子就能撑死了两条狗!——行了,行了,咱们都是在讲正经的事情,你别在这里嘘声嘘气的,在这里讲吃,不合时宜!”
  大福右撇了风游僧一眼,说道:“谁说撑死了两条狗,那滴下来的汁子坠掉了两口缸的底子!——咱没瞎说八道。本人刚刚想说的是杀猪时,淌出的血盛放在盆里,只要在猪血里放了一点盐巴,就变浓凝固了,经过加温就变成了猪血块,这跟南阳家族手心凝起的血斑有点关系!”
  王大石觉得大福右说的有道理,听得又一怔,心想南阳先生手心的圆点血斑定是身体中的血液产生的变化。
  这时,欧阳郎中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布包,翻开布包取出了一根银针,用火撩了一下后,扎在南阳先生的中指之上。
  南阳先生只觉手指处猛地一疼,接着,中指之上冒出鲜血。欧阳郎中把鲜血滴在了一只瓶子之中,仔细地辨认,依然没有发觉异常。
  王大石见到欧阳郎中居然能够凭着眼睛分辨鲜血,再次被此高超的技艺所震撼,不过,对其是否辨别准确产生疑问。
  欧阳郎中摇了摇头说道:“在医典之中,辨血之术最为复杂深奥,能够辨血知病的人寥寥无几。方才,本人斗胆一试,也只能粗浅地通过观察血液的颜色,闻其性味来辨别,更细致的辨别之法,恕我辈无能了!”
  辨血知病之术,在民间广为流传,因为此术深奥难学,仅为家传,所以精通辨血之术的人少之又少。欧阳郎中凭着自己的摸索粗浅地学会了表皮,至于更深层微妙的辨别之法,恐怕天地之间已经没有传人。
  欧阳郎中粗浅所学,实质上并不能辨清南阳先生灾祸所在。当下,他开了一个方子《五位清毒散》,选用五位世间罕见的清热祛毒疗毒的草药以求尝试。
  开出药方之后,南阳先生就派人到药店抓药,抓药回来,欧阳郎中亲自品尝药性,欧阳夫人亲自煎药。
  自从开出药方子之后,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因为欧阳郎中乃是天下神医,医药行的首领人物,他所开出的方子,只要按照他的嘱托按时吃药,没有治愈不了的疾病。
  欧阳郎中开出的药方只是尝试而已,并没有确定可以医治南阳先生和南阳小莲手心的血斑。另外,若说南阳先生所中的是蛇毒,欧阳郎中也并没有辨别此毒为何,需要怎样的医治手段。
  王大石觉得南阳家族的祸灾没那么简单会被祛除。
  开完药方子,群人就此散了,各自找了地方休息去了。王大石扶着木丘老人走入了一个房间,简单地收拾细软和铺盖之后也睡了。
  近将一年来,王大石每天练习基本功,很久没有早早入睡了,今夜可以彻头彻尾休息一夜,但是他还是没有早睡,他在想南阳家族所中的毒,他在想自己的推断是不是正确,他在想怎么样解除南阳先生身上的毒灾。
  夜已经很深了,木丘老人也没有睡觉,躺坐在床上,不停地翻着所记录的簿子,直到油灯耗尽,两人才闭上眼睛睡觉。
  不过一会,天色就亮了起来。王大石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外的太阳光已经从前门口照了进来,想必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身边的床铺之上,木丘老人依旧半躺着,仔细地在看那个记录的簿子,好似在寻找什么。
  关于干和尚的故事,王大石疑问重重。干和尚故事之中所讲到的一位高僧,为了化解诅咒,把所中诅咒的人都规劝信了佛,剃度成了僧人,之后抱走了干和尚的尸体,而高僧若是抱走了干和尚,必然也有可能中了诅咒。王大石所疑问的是,这位高僧为什么规劝中了诅咒的人剃度为僧?按照之前的推断,只要这些中了诅咒的人不繁衍后代,这诅咒对本人也无大妨碍。高僧劝这些人剃度为僧避免灾祸,就说明这位高僧知道这些人所中的咒语,并且高僧能够化解此灾祸,而且知道化解此灾害的直接方法就是虔心信佛。只是这种方法紧限于中了诅咒的人,若是正在遭受灾难的又有何种方法呢?
  依照推断来说,南阳龟公算是中了诅咒的人,或者说是中了毒,对于本人没有妨碍,但是他生了五个孩子,而这些孩子正在遭受灾难,那么这位高僧是否有解决之法呢?这位高僧又是谁呢?
  就如欧阳郎中所说,天生万物,一物辅一物,一物降一物。相信所有的病症都能够得到医治,只是人们暂时没有发现医治的药物或者方法手段而已,天地之间必定有种物质可以降伏南阳先生所中的毒灾祸。
  欧阳郎中未能确定其病情,说不准南阳先生所中的算不算是毒,而是另一种或者比毒更毒或者比之不毒的一种物质。相比较而言,中此毒的人相对较少,医药典籍之中缺乏记载和病例而已,所以人们常以鬼怪和诅咒之说。
  “哎,若是在漫漫的天地之间寻找到降物,那真算是海底捞针。降物难寻,南阳先生所中的灾祸想必不是一般人可以解除!”
  王大石对解除南阳先生的祸灾满怀信心,只是时光飞逝,眼见南阳先生的生日即将来临,此时,他有些失望,有一些难过,本卯足的信心不知不觉有些丧落。
  王大石想着,这时候转过身子朝木丘老人看了看。木丘老人依然在翻看簿子,非常的认真,每一页都要认真仔细地看上一刻工夫,确定不是所找的内容,然后再翻过去,打开第二页继续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