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新二战风云 >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九章 楚思南的盖世太保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九章 楚思南的盖世太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吉尔尼洛娃、克留奇科夫,这两个已经完全捆绑在楚氏战车上的冷血人物,已经在一步步权力爬升的过程中确定了一个雷打不动的既定方针 ̄ ̄作为军方实力派的领军人物,楚思南永远都要在前台扮演着一个温和派领导人的角色,用他的个人魅力,他的温婉手段收拢、联合一切可以收拢的人。与此同时,对于那些“不甘寂寞”的家伙,则交由安全委员会去“接待”。
  
      “希姆莱是希特勒的盖世太保头子,贝利亚是斯大林的盖世太保头子,那么自今而后,就让我们成为你的盖世太保头子吧。”这是吉尔尼洛娃当着克留奇科夫时,对楚思南所说的一番话。
  
      而今天克留奇科夫之所以出在远东的军事会议上,就完全是安全委员会重新走向鼎盛的第一步 ̄ ̄对军队渗透的进一步加强。
  
      毫无疑问,从克留奇科夫现身时,会场上诸多将领的表现来看,这些军队的将领已经逐渐忘却了楚思南的另一个身份,也就是安全委员会第一书记的可怕身份。也许,在楚思南温和的表现下,这些军方的要员们更喜欢将他看成是自己人。但是克留奇科夫不同,尽管人人都知道这个家伙只不过是安全委员会的一个分局长,但是他同楚思南比起来,明显更加的危险,更加的可怕。毋庸置疑,随着这一场对日作战的进行,这些将领也将重新恢复当初对安全委员会的那一份忌惮 ̄ ̄而这,也恰恰是吉、克两人所希望看到的。
  
      作为一名被俘虏的将军,保卢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目睹了克留奇科夫从出现到宣布命令地整个过程。老实说,尽管在他所率领的德军部队里并没有军事委员的存在,但是,克留奇科夫的这番话,同样令他出了一身冷汗。
  
      保卢斯永远也不会忘记,在这次离开莫斯科前往远东之前,面前这位秘密警察头子跟自己的那番谈话。
  
      你以为苏联人凭什么会放心让保卢斯率领部队前来远东作战?那时根本不可能的。为了防止这支德国士兵组成的“志愿军”队伍不会在战争进行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安全委员会全面介入了这支部队的组建工作。在率领由战俘组成的二十余万大军紧急开赴远东之前,保卢斯就曾经接到了克留奇科夫的暗中警告:一旦德军在远东前线发生倒戈事件,或者是大批士兵逃亡事件。那么,苏联将不再保障后方各个集中营里地德军战俘的生命安全。
  
      面对着克留奇科夫那张似乎从来都没有任何表情地冷脸。保卢斯深信一点,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些苏联的秘密警察做不出来地事情。同样的,保卢斯也不会忘记,在斯摩棱斯克城外的那片卡廷森林里,在皑皑白雪与厚重积土掩埋下的万人冢 ̄ ̄四千余名被枪杀的波兰军官就掩埋在那里。尽管苏联方面到现在为止还不承认这件事情是他们所做的,但是保卢斯却知道,这件血案不但是苏联人所为,而且正是出自安全委员会之手。
  
      在德国。希姆莱和他的盖世太保组织令每一个人感到恐怖,而在苏联,保卢斯同样能够从克留奇科夫地身上感受到希姆莱所具备的危险气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克留奇科夫颇感忌惮。
  
      差不多三十分钟之后,克留奇科夫的表演终于结束。在众人忌惮的目光中,他先是朝楚思南行了标准的军礼,然后依旧是保持着那幅雷打不动的严肃表情。转身离开了作战会议室。
  
      “诸位,”看着克留奇科夫离开,楚思南走到自己地前坐下,先是喝了一口已经变的有些冰凉的茶水,然后才说道,“看来克留奇科夫同志并不太受我们地欢迎。”
  
      毫无疑问,楚思南说了一句废话,那答案早就已经印在了每一个在场人的脸上。
  
      “不过不得承认,”楚思南继续说道,“他所提到的一些问题,我们的确需要去关注,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我们整个战局的顺利开展,同样的,也关系到了我们整个苏维埃事业的前行与发展。‘不以规矩不成方圆,,而不施重典,则无法保证我们军纪的严明,所以从这方面说,我认为安全委员会在一定程度上有限的介入这场战争,是非常必要的。你们说呢?”
  
      众人点头,但是脸上的畏惧之色尚未退去,尤其那些军事委员们更是如此。
  
      “好啦,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楚思南伸手拍了拍桌子,嘘口气说道,“诸位将军即刻返回驻地安排战前的动员工作吧,我由衷的希望,从今天开始,在诸位面前出现的会是一条通往光辉与荣耀的坦荡大道,当然,也希望大家能够为此而不懈的努力。”
  
      且不论克留奇科夫的出现,在远东、太平洋战役集群的各个指挥官心中留下了多么深的印象,也不说这会为楚思南的未来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单说在即将爆发的这场战争中,随着楚思南的这一番话,准确的说,是随着这一场会议的结束,苏联一直以来陈列在远东地区的庞大战争机器,终于在“隆隆”的轰响声中运转起来。
  
      从十月中上旬开始,数千辆坦克、装甲车、运输炮车,开始在预定进攻的四个方向上集结,一时间,额尔古纳河西岸、黑龙江北岸、海参威方向,完全成为了一个庞大的屯兵场。
  
      与此同时,为了掩人耳目,尤其是为了向日军强加一种惯性思维,苏联的航空兵开始频频在中苏边境线上执行空中侦查任务,他们甚至时常耀武扬威的飞进满洲境内,在日本占领区的上空炫耀武力,而一旦日本飞机升空拦截,他们便又迅速的调头,回撤到苏联境内。
  
      这种肆无忌惮的挑衅行为,令日本关东军空军在大感憋气的同时,又毫无办法。军部上层严禁在这个时候同苏军发生任何形式的冲突,但是为了防止苏军发动突然袭击,每次苏方的飞机越境的时候,日方的飞机还必须大规模升空戒备。
  
      长此以往,苏军的骚扰就给日本驻满洲空军造成了沉重的负担,飞行员疲惫不堪的问题还好说,但是每次战机升空,除了要劳动飞行员之外,还需要消耗大量的油料,毕竟这种可以翱翔蓝天的武器是需要喝油的,而油料的大量消耗,势必会给后勤运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天知道俄国人的这种骚扰还需要持续多长时间,”面对苏联空军的骚扰,有日本飞行员如此发牢骚,有人甚至开始在摩拳擦掌中迫不及待的要跟苏联人较量一番了。
  
      神灵总是喜欢眷顾有斗志的人,那些迫不及待要同苏联人较量一番的日本空军终于得尝所愿,他们所期待的战争,终于在十月下旬的时候爆发了。只不过这次神灵的眷顾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一场灾难,因为这位神灵名叫 ̄ ̄死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